• <acronym id="zx0j9"></acronym>
    <p id="zx0j9"><strong id="zx0j9"><small id="zx0j9"></small></strong></p>
    1. 首頁 新聞中心 鎮江新聞 鎮江輿情 金山熱評

      “找市長”還是“找市場”的B面思考

      2023-07-03 04:15

      摘要:企業發展要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,政府招商當“盯老板更盯市場”,以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和服務體系取勝。

      深圳沒有名牌大學,也沒有國家級研究機構,但是在改革開放中,深圳高科技企業卻蓬勃發展,成為全國領先的創新型城市。是什么原因成就了深圳高科技產業發展的輝煌?公眾號“招商引資總參”近日刊發了深圳原市委常委、副市長張思平在一次會議上的演講。張思平演講中的一句話,頗讓人有感,甚至被公眾號小編摘出來做進了文章標題。這句話就是:“凡是天天找市長,向政府要政策的企業,或者采取各種方式,甚至不擇手段去爭取政策資金支持的科技企業沒有幾個最終成功的。”

      于是,想起了上世紀一個頗具標志性的口號——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。改革開放前,中國的企業大多數為吃皇糧的鐵飯碗單位,資金是國家安排的,生產計劃、供應和銷售也是國家安排的,一切問題都是只找“市長”不找“市場”。改革開放初期,從計劃經濟轉型到市場經濟,對國有企業沖擊巨大。當時,企業必須轉變觀念,原材料供應要靠自己采購;產品靠自己銷售;包括資金方面,銀行也在向商業銀行轉型,當時叫“斷奶”。這是一場脫胎換骨的改變。與這場涅槃重生相伴隨的,就是那句話——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。

      事實上,市場經濟下,“找市長”,企業或能有“一時之利”,卻無法獲得真正的發展,更不用談產業的輝煌。張思平在演講中就回顧了上世紀深圳以“市長”之力推動高科技產業發展,卻“有心栽花花不開”的過程。包括上世紀80年代建立的國內最早的科技工業園,80年代末組建的當時全國最大規模的電子信息產業集團——賽格集團,還有90年代重組的深圳市屬國有企業規模最大的特發集團。張思平說:“試問本世紀以來深圳哪個高科技產業、哪個知名高科技企業、哪一代高科技產品,是政府用行政手段,按照產業規劃和政策發展起來的?華為、中興不是,騰訊不是,大疆更不是??梢哉f深圳著名的高科技企業大都依靠自己的創造力,在公平競爭、優勝劣汰的市場機制下,經歷了千辛萬苦和曲折磨難而逐步成長起來。”這恰是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。

      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,另一個層面的實例,則在浙江。改革開放之初的浙江,發展邁出的第一步,就是從正面回答能不能做生意、能不能辦市場開始的!從溫州“八大王”的絕地逢生和義烏農婦的“當街擺攤”開始,解放思想之后,浙江的專業市場一路崛起,星火燎原,以至于我們說起浙江,常常把他們叫作“市場大省”。辦市場,只是一個有形的載體,載體背后的市場經濟本質帶來的思想洗禮、觀念更新,才至關重要。今年3月,第六屆世界浙商上海論壇暨商會第十一次會員代表大會舉行。浙商總會會長、正泰集團董事長南存輝在會上發言時說:“浙商面對困難挑戰不找市長找市場,總是主動面向市場找方法,在克服困難中不斷實現新的發展。”可以說,浙江今日的經濟活力如此生機勃勃,與浙商已然將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融入血脈基因莫不相關。

      “找市長”還是“找市場”,王志綱在其書《大國大民》中一節“山東要向深圳學什么?”有精彩表述:“山東企業格外迷信政府,政府同樣熱衷于插手企業經營。由于缺乏制度的規范,政府的角色定位模糊,企業家也常常游走在灰色地帶,起高樓與樓塌了都不過轉瞬之間。只有當政界、商界和民間都認識到市場才是資源配置的決定性力量,以市場為導向、以需求為準繩,徹底激活市場的活力,山東才能真正走出停滯。”

      這也就引出了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的B面思考,即當我們要求企業“不找市長找市場”的同時,“市長”發展經濟,包括招商引資,又該如何發力?

      其實,張思平的演講中已有答案。張思平說:“在民營企業發展過程中,政府給了一些必要的支持,但總的來說政府并沒有為他們提供多少資金、提供大量土地,與對國有企業在發展科技產業給予的資金政策、土地等要素支持相比,對民營企業發展的直接支持是很少的。政府主要是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和服務體系。在這種市場競爭機制和良好服務體系的大環境下,深圳的民營經濟經歷了80年代起步,90年代成長,21世紀初隨著加入WTO后的快速崛起,進而成就了深圳高科技的輝煌。”

      “創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和服務體系”,這才是“市長”們該濃墨重彩著力的地方。于此,王志綱在紀念深圳改革開放40年時曾有一個比喻:“在生態學的概念中,維持一片濕地物種多樣性的關鍵,在于保持好環境中千分之三的含鹽量;同樣的,如果把深圳比作一塊大濕地,如何維持市場鹽分的合適比例,是政府的主要職能。至于濕地的食物鏈如何構成,是鳥吃魚、魚吃蝦、蝦吃蟲還是蟲吃土,甚至魚跳起來吃了鳥,這些都是市場行為,與政府無關,活力四射的民營企業才是市場的主角。但凡是政府用力過猛,結果往往會破壞生態;政府用力適當、無為而治、有求必應,無需不擾的時候,反而會出現充分的自由繁榮。”這個比喻的正面陳述則是——“相比國內大部分政府,深圳的特殊之處在于,形成了服務型治理模式,不與市場進行博弈,而是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務,并在市場失語時做好社會保障工作。”

      其實,近年來,“找市長”還是“找市場”,逐漸又成輿論的焦點。比如北京日報今年2月刊文《如何看“市長一個電話就解決”》,經濟日報今年3月刊文《好的營商環境未必要找市長》。這既與當前企業經營遭遇頗多困境有關,亦與各地持續推動營商環境優化相關,更直接關聯到各地招商引資“拼”經濟的成效。也所以,再引用一次張思平的演講中言:“實事求是地說,沒有深圳政府提供的高質量的服務體系,深圳的高科技產業發展也不會如此成功。”

      這個體系,具體有五:建立和完善不同層次的為高科技發展服務的金融服務體系、建立高科技產業服務的人才服務體系、建立以高交會為主要平臺的高科技交易市場體系、建立以高新園區為平臺的區域服務體系、建立以華強北為代表的為高科技產業服務的產品配套市場體系?;蛟S,這才是我們發展經濟、培育產業和招商引資最該發力的地方。(華翔)

      責任編輯:龔逍遙

      返回首頁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返回頂部
      AV男人的天堂在线观看国产_国产AV在线观看A片_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男女_日本美女裸体视频
    2. <acronym id="zx0j9"></acronym>
      <p id="zx0j9"><strong id="zx0j9"><small id="zx0j9"></small></strong></p>